老兵之家

老兵之家

没有墓碑的爷爷
时间:2017-07-14 12:04点击:0作者:杨世富来源:

640.webp.jpg

         我爷爷叫杨启海,是预备二师的一个战士,参加过腾北双山阻击战,在光复飞凤山战役中牺牲。当地人常常把我爷爷,称为“中央军”。

如今的国殇墓园里,没有爷爷的碑刻,老家顺江也没有他的坟墓。他死得早,死得年经,死得一无所有。他只有留下一些记忆。这些记忆越来越模糊。随着时间的推移,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少。

我爷爷,据说英俊魁悟,炯炯有神,还有酒窝,是上下二寨的美男子。他读过私塾,知书达理,刚刚二十一岁那年就结了婚,奶奶来自鸡茨坪的钏氏的一个富裕人家。奶奶很漂亮。

我爷爷是如何参加中央军的,不得而知。但有一点,估计有一定关系。大慨是我爷爷结婚才不到三个月,我的老祖就在缅甸仁安羌保卫战中,被日寇的炮弹炸死,尸骨都没有找到过。我爷爷曾经冒死到缅甸仁安羌,寻找过我老祖的尸骨的踪迹下落,可一无所获。于是,我爷爷只有在顺江帮他立了一个假坟。假坟,至今还在。我老祖是一个爱国的商人,主要做玉石生意,给中国远征军捐过款,听说戴安澜师长还表扬了他。不幸的是,戴师长后来也为国捐躯了,他的灵柩运送回国的途中,张问德县长亲自跪迎,当时我爷爷参加了那哀恸的一謩。那场景,惊天地,泣鬼神。

我爷爷的牺牲,成为了这个家庭由盛及衰的分水龄。我爷爷牺牲那一年,我后来抚养的父亲当时才只有一岁多。老祖在国外被炸死,爷爷在国内也战死,接二连三的打击,祖太肯定支撑不了,她等不到国内的解放,就早早离开了人世。祖太一走,这个家忽然失去了航向,没有了主心骨。

年轻美丽的奶奶,在当寡妇的那些年里,顺江附近有钱有势的男人,私下想打她的主意的人不算少。但奶奶很贞烈,没有人近得了她的身旁。她晚上从来不到寨邻张三李四家串门,天一黑,把大门顶得死死的,让乡人肃然起敬,敬而远之。

顺江的杨家是强大的,族人非常同情我奶奶的遭遇。经过反复说明厉害,终于做通我奶奶的工作,招赘一个人来续弦,来做我的新爷爷,初衷是想把这个家庭支撑兴旺发达下去。新的爷爷姓赵,一个很标致的未婚年轻小伙子。他比我奶奶年轻三岁多,过门时,听说我奶奶露出了笑容。那一年,我父亲快有五岁了。赵爷爷是杨家这边的亲戚,他家弟兄姊妹多。

赵爷爷,脚勤手快,勤耕苦做,不上三年,好像这个家有了一些新的转机。自然,我父亲的后面,又添了一个叔叔和孃孃。我父亲快有八岁,才能到龙塘读了一年的私塾。适值解放了。

寨子里,首先是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大炼钢铁。山倒是炼光秃了几只,钢铁没有炼出过。接着,开始闹饥荒,吃山毛野菜,树根树皮。我父亲、叔叔、孃孃,三人好几天吃不上一茶叶罐的白米饭。

赵爷爷寻机到外闯荡一番。奶奶告诉他,我老祖原先在曼德勒开过玉石铺,驻扎过的人家。赵爷爷没有得到生产队的批准,偷偷地跑了出去。他在国外摸爬滚打了十来年,最终失败而归。钱,根本找不到过,病是倒是带回来了一身,得了不治之症疟疾,只有抽大量的“咔苦”(罂粟),维系生命。

赵爷爷回到了顺江,无可奈何地把祖人置下的房产都陆续卖吃了。奶奶油尽灯枯,在忧郁之中离开了这个破烂不堪的家庭。没有风光过的赵爷爷,随即也相继去世。

这时我们的杨家,很凄凉,只剩下我父亲和我叔叔以及我孃孃三个孤儿。我父亲拉扯着他们,相依为命,过了一段日子。聪明伶俐的叔叔,似乎看不到家庭的曙光,流浪到瑞丽一带,最终在外安家落业了。孃孃是我奶奶的再现,出水芙蓉得像一枝花,豆蒄年华就绽放了,十六岁多点出嫁到我父亲的外婆家那边。

于是,我父亲这个家,实际上只剩下我父亲这个人了,孤怜怜的一个人,悲惨至极。

万般思绪,千般痛苦,百般折磨,都交织汇集在我的父亲头上。他病了,一病好几年。等他康复后,人,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人,变憨了,变痴呆了。

爷爷是中央军,他要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我父亲做了最后努力,去验兵。可是,他没有这个机会,没有验上。他,再一次病到在床。

我父亲最后变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忠实憨厚人。生产队、管委会、大队的历界领导,都很同情他。他是铁打的“五保户”。他在我孃孃的照顾下,到外寨子帮助放牛了十多年,勉强维持他的一个生计。他是顺江这个几千人大寨子,几百年来唯一没有结过婚的男人。他今年已经72岁,很多人曾经跟他开玩笑,戏谑他:“你是一个老庄童男子!”

原先的我孃孃,后来演变发展成我母亲。我是她的二儿子,我来到顺江抚养顶替我父亲。我在那边姓番,我来到顺江姓杨,我要奋发,让我父亲的晚年生活得好一点,让我爷爷在九泉之下有安慰。

这些年,我叔叔也经常从瑞丽回来照看我父亲。我父亲要求我,带上他和我叔叔到飞凤山,查找我爷爷的葬身之地。芳草萋萋,如何找得到呢?前几年,远征军招魂回归故里,在国殇墓园下葬那天,我父亲一直嚷嚷,叫我一定带着他,去看一个究竟。回家的路上,我父亲说哪些魂罐中,有我爷爷。是的,有我爷爷那个年代的人,他们有些战死在国外,有些牺牲在国内,都是为国家生存,付出了生命之人。

我父亲也有点浪漫,做过这样的假设,他常说的一句话:“你爷爷生不逢时,他要是不去当中央军打日本人。后来去参加解放军,打土匪,活下来,肯定是一个干部,我们家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我同样不会是现在这个怂样。”唉,历史不容改写。

没有墓碑的人,非常多。几千年以来,为悍卫民族正义,不知牺牲过无数英烈,真正有墓碑的人,又有多少?

历史是公正的,我爷爷那一类人,现在还能活在人世的,统统归属为“抗战老兵”,得到政府和人民的尊重和厚待。

过去的飞凤山,依然英气长存。光复腾冲时,牺牲最多的国军在来凤山,那是焦土抗战。如今的来凤山,森林茂密,郁郁苍苍。文笔塔高耸如云,巍然屹立。无论走到哪一天,民族正义是永远不能战胜的!否则历史的车轮不会向前,人类不会走向文明。我在有生之年,去探寻安埋我爷爷的墓坑,但他,到底埋在何处,我至今不清楚。反正,他埋在飞凤山也好,或者埋在来凤山也吧,都是依偎在祖国的山河里,活在我们的心中,哪怕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少!


     文:杨世富

    编辑:杨荣华


【打印正文】
上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