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活动

纪念活动

寻找历史的足迹
时间:2018-04-04 12:39点击:0作者:杨素红 马庆华来源:

3月,单位组织“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铭记历史”——重走高黎贡山抗战遗址活动,徒步坪河古道。坪河古道是腾冲去往保山翻越高黎贡山古道的芒棒镇大篙坪以上,距腾冲市区大约有65公里,由于弯道较多,有一段路程崎岖不平,在行程大约三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


640.webp.jpg

同行的贾老师为我们请了向导,姓周。周老师皮肤黝黑,朴素大方,为人随和,听他介绍,他经常带着各界人士穿越这条古道,有时一天要走30多公里的路程。据他介绍:“这条路曾经是一条官道,永历皇帝曾走过。


640.jpg


一路得到周老师的详实讲解,从密林中穿过小道,来到太平铺烽火台古遗址旁,他告诉我们:太平哨即是太平铺,设于明朝年间。

徐霞客曾在游记里记载太平铺:“于是西下峡,稍转而南,即西山穿峡逾脊,共五里,度南横之脊,有村庐,是为新安哨,由哨南复西转,转过山脊,或蹈岭峡屡上屡下,十里,为太平哨。于是屡下屡平,始无上陟之脊。五里,为小歇厂。五里,为竹笆铺。”


640.webp (1).jpg

太平铺设有驿站,传递公文,接待过往官员。清初建有烽火台,遇有紧急军情时,于烽火台焚烧狼粪,使军情迅速传递,与竹笆铺、分水岭关的烽火台互相呼应。民国以后驿务废驰,今仅存哨楼和烽火台遗址。

远在周代我国就有了烽火传递信息的方法,烽火作为一种原始的通讯手段,服务于古代军事战争,从边境到国都每隔一定距离就筑起一座烽火台。

该烽火台横排三座,形如圆椎而中空,烽燧从中冒出。垒砌三座烽火台的石头上,长出很多苔藓,在蓝天白云映衬下,一抹沧桑,一抹寂寥。时光流转,这些烽火台在历史的长河中沉淀,不会因时光的流逝而失去本身存在的历史意义!


640 (1).jpg


顺着古道继续前行,隐约可见一个密林中的空地,用绳索围起。周老师说,这是黄竹园古碳窑遗址,因附近有烧炭较好栎木,因材而建,靠山吃山。碳窑创于明代,所烧之炭供给太平铺和黄竹园铺的官军商旅驱寒之用。这个碳窑高4.1米,内径3.1米,外径11.2米,占地22平方米。民国初年驿站裁撤,碳窑也随之废弃,现窑壁上下均保存完好。在这条古道上,共有三座碳窑,看起来结构均清晰。


640.webp (2).jpg


继续前行,有长石凳,大家兴致盎然地坐下拍照。周老师意味深长的说:“你们知道这石凳的用途吗?过去的人修古道,充分考虑各色人等的需要,这是专门为沿途的挑夫所设立的,官商有休息的客栈,挑夫有石凳。”

原来,我们脚下感知的每一块土地,都渗透着古人对人文的一些关怀。


640.webp (3).jpg

一路走,一路听着周老师讲穿越时空的历史故事,古老的驿站,村落,客栈,哨楼和兵站,不敢想象,古人用他们的智慧与信仰创造的历史文明。

至古道大风口,有一块大碑,是民国二年李根源先生刊立,碑文为云南著名的政治家赵藩赠李根源诗三首。诗文是结合辛亥革命腾越起义的时政所作,是研究辛亥腾越首义的重要碑刻。


640 (2).jpg


风越刮越紧,感觉有些冷。周老师指着山崖上密林中的一个地方告诉我们,那里曾是日军修筑的工事,这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很少有人来过,更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所以工事保存得较为完好。我们顺着战壕遗址走了一圈,战壕有三面,每面都有两层或者三层,这些据点依托大树用钢筋混凝土修筑的掩蔽部为中心,掩蔽部用钢板和枕木作为顶盖,日军依托有利地形,储备了足够的粮食和弹药,各个掩蔽部之间以战壕相通,构成严密的交叉火力网在此坚守,以阻击反攻的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第53军,军长是周福成将军。难以想象,当时要攻过大风口,中国远征军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收复。


640.webp (4).jpg

从日军战壕颤巍巍的下来,立于古道边,像穿堂风一样,刮得很紧,周老师似乎无所不知,他解释道,我们脚下所踩的是印度洋板块和太平洋板块联结的地方,所以刮过来的风属于季风气候形成的结果!


640.webp (5).jpg

接着我们穿过了大小草甸,走湿地,继续踏上大风口西坡古道。这条古道最早形成于清末,系由民间商旅为抄黄竹园古道近路而开辟。民国十一年(1922年),由腾冲商会出资扩建,请英国工程师测量后设立里程碑。到1952年腾保公路通车后废弃。

其中有一段凹凸不平的古道上,走出深深浅浅的马蹄印,在这马蹄印的背后,马帮作为这条古道上主要的运输载体可谓兴盛一时。马帮文代也代表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积极进取,不畏艰险的冒险精神。


640.webp (6).jpg


当徒步完全程9.6公里的古道,虽然很累,仿佛穿越了时空,从历史中走来。这种感觉,凝结成一种追忆,抚今追昔,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它静静的徜徉在苍穹里,隐没在古道边。原来百年很短,千年很长!


文字:马庆华

图片:杨素红  马庆华

编辑:李卷温

审稿:杨素红  伯绍海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