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本馆资讯

远征军在永兴的故事
时间:2019-03-01 16:45点击:0作者:来源:

640.webp.jpg

腾冲市猴桥镇永兴村,坐落深山,七十多年前却印记着一抹难忘的家国记忆。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取得了同古保卫战、仁安羌解围战、东枝收复战等胜利。然因指挥紊乱、情报不力、官兵素质差、中英联军协调不力、内部不协调等问题,导致中远征军损失惨重,被迫实施战略撤退,撤退途中损失惨重,包括 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在内的三万余人牺牲在野人山。


1942年农历5月,中国远征军第五军官兵和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灵柩以及军野补团由红蚌河进入国境。一部分远征军经蛮允、太平街、新城后,进入腾冲境;再经丝光坪、新岐寨抵达永兴(当时称崩麻),之后过古永、胆扎、麻栗坝、明光、营盘街、桥头等地后东渡潞江,后到达昆明。另一部分中国远征军从盏西过来,经过永兴,转向腾北。据民间传言,远征军从支那渡江而来,从北风坡下大竹坝至永兴坝,在行军途中,为了让军费不落入日军手中,在芭蕉林至大竹坝的路上将军费(黄金)隐藏起来;其中负责的人为贵州人,多年前还让其子女来找过,但沧海巨变,无果而回。


640.webp (1).jpg

雨季的永兴

据年长者回忆为远征军在永兴仅停留了两天,其间也发生了许多事情。

据已故村民李应选老者讲,当时正值栽秧季节,远征军住扎在永兴坝子,来人太多,住满了东半、田心、杨家地、白果树等寨,甚至把黄泥坡前的碾房也住满了。也因人多,把各寨的井水都喝干了,又请人去挑秧田水,秧田水挑干了,后又在崩麻小河(今永兴河)里取水。因第五军是被打散的,故当时村民戏称为“落伍兵”。

据村民余庭云老者说,远征军来时,烧火做饭,柴火不够,上峰说,如果柴不够烧,就拆板壁、拆篱笆烧;为此要求村民去帮砍柴,去后山找柴,一家砍了好几排(柴堆单位)。东半水井头的段从朝家父亲是陆长,他家有楼子,有一个吴大队长在他家住;有一个士兵,过去抢劫过老百姓的大铜锣锅,当时被拴起来,要枪毙,吴大队长要保(担保),最后保了命;但是,在永兴,这个兵又犯老毛病,偷吃了老百姓的一只鸡,还有一些粑粑丝,结果主人告发,士兵被抓起来了,被吴大队长枪毙了。远征军离开时,请人挑枪支弹药,村民郭大云就曾经参加过这件事情。

又据已故村民李应选老者讲,在小爬炭,当时有一个20来岁、背着个公文包的年轻士兵因重病落伍,晕倒在小楼栈,被守田水的村民李应积发现,他将士兵背至田房,并给其煮了饭,但士兵已饭也吃不下了。之后李应积将士兵安排住在田房,自己回到田心家中,约起寨中的村医前往查看。但当他们赶到时,士兵已去世,于是李应积又回到田心邀约村民,拼凑棺木,将其安葬在小楼栈后面的山上,并从河中抬了几块石头镶嵌坟,以便人们辨认。

途经爬炭时,村民邵曰忠等自愿为抗日将士带路,使将士们安全避开日寇封锁区,遗憾的是,湖南籍抗日将士黄有胜、陈松柏战士在爬炭不幸病逝,爬炭村民自愿拼凑棺木,趁夜安葬于大草坝密林深处,当年参加安葬黄有胜、陈松柏战士的老人邵曰忠(94岁)、邵曰超(91岁)至今健在。


640.webp (2).jpg

青山埋忠骨


10月预备2师副师长洪行率领第四团由芒东撤军,经永兴转向腾北。据说当时部队曾在永兴小住了一段时间,军民关系和睦,地方人民给予部队一些生活物资,军队帮助民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一日,德宏匪盗将永兴牛马数百强力赶走,永兴牧者迅速告知乡里和部队,部队立即调出百余人,着便装,携带枪支,与乡里组织了的乡丁一道,寻至盏西大龙塘山寨,将大龙塘团团包围。匪盗们见军队装备精良,形势不妙,遂投降,将所抢夺牲畜悉数奉还,从此,匪盗再也不敢随便入侵,人民和革命军关系更好了,后来革命军离开永兴,奔赴抗日战场,很多人民都来相送,依依惜别。

1944年8月7日,驻军盏西的53军滇西游击第2纵队少将司令黄福臣被缅甸来的日军500余人击溃,退至永兴,被奸细带人追剿至爬炭将其暗害。


640.webp (3).jpg

远征军走过的丝绸古道

9月,古永郭有德领导的游击队配合远征军一九八师部队,围剿由腾冲蹿入永兴之日寇残敌,至芭蕉林后山窝铺,打伤打退五名,生俘一名,缴获枪械等无数;生俘者名叫井田一郎,后交予20集团军副官田镕带走。据已故村民李应选老者讲,当时日军是从白果树上崩麻山去芭蕉林后山的,准备过支那逃亡缅甸;经过白果树时,抓了一位晒太阳的郭姓村民(用绳子穿过琵琶骨牵着)为其作向导,至北风坡将其杀害。又,当时俘虏的日军为三人,除井田一郎外,其中一个以五花大绑的形式抬至大草坝时死了;另一个为台湾人,父亲为大学教授,因其会说中国话,当时的军官说“中国人,是不会杀中国人的”,故不有刁难他,后来还将他送回台湾。

如今,七十余年过去,沧海巨变,重拾记忆,铭记历史!


滇缅抗战文化研究会

李根志   提供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