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教育

爱国主义教育

故地重游访界头——追忆界头抗战往事
时间:2018-01-10 12:00点击:0作者:陆汗白来源:

640.webp.jpg

  今年五月十日是腾冲沦陷四十周年的日子,为了对这个沉痛的日子表示纪念,我曾于三月上旬游访了我们夫妇四十年前参加抗日战争的地方—界头。抚今思昔,不禁感慨万分。  

  界头是当年腾北抗日游击根据地,由于广大爱国军民的英勇战斗,流血牺牲,给予入侵腾冲的日寇以狠狠的打击,为一九四四年九月十四日收复腾冲,作出过贡献。

  客车过了曲石,沿着龙川江河谷北上,黄花遍地,油菜代替了小麦经过永安公路桥,早日的铁索桥仍旧保留在上边。江畔是永安粮点,瓦甸街展现在眼前。这条曾经热闹的乡街子,一毁于日寇的三光政策,再毁于后来的火灾。当年招收流亡的爱国青年办事处,位置就在进入街口的转弯处,我们夫妇曾在此间做过登记和转送工作。街屋原抗战时工作干部训练班(简称战干班)所住的庙宇不见了。我曾在这个战干班的班本部当过幕僚,班部下设军官队,军士队和学兵队,大致相当于一个营的编制,也可以说是一个加强营,训练了个把月就编入战斗序列,开往马面关驻防,后来在那里打了一次漂亮的胜仗。

  车过归化寺西麓,打东望一片山坡上凭吊这个四十年前阻击(也是遭遇)战场,想到我国军民英勇战斗,给了疯狂的敌人一个迎头痛击,对当年为国牺牲的纳其中,孙承孝、郭正儒等四十几位军民致以诚挚的悼念。

  过了归化寺坡,界头坝子的村庄星罗棋布,界头街岿然在望,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进入界头街,早已不见当年战地服务队住过的杨家大夫第。那时候领队的预二师秘书大学生张志公,可能就是今天闻名全国的汉语学家张志公。新的界头街房屋仍列两旁,街道还是照旧。这条当年除县城五保大街以外的最大乡街子,近千家民房如数毁于战火,只烧剩保宁寺一间后殿,它的宝顶又毁于“文革”十年。院里仅存一株老桂,仍是枝繁叶茂。一片绿荫的高大松林完全不见了。想起当年这里曾是预备二师师部会议室,院中丹桂飘香,不时闻到阵阵气息。我在那里呆立了好一会,沉溺在一连串的回忆中。

  我此行界头,还有一个到“马面关”看看的夙愿,提起“马面关”说来话长,那是一九四二年腾冲沦陷以后,我参与了保卫马面关的战役。记得是当年“九一八”后的日子里,预二师师部给了我们战干班驻防马面关的任务。在梅家山朝阳地(当地人叫朝阳店)设置指挥所,把军官队,军士队和学兵队配置在前沿阵地。师部命令向桥头推进,我部黄昏出发,下山约十华里,列达水井坡刚要宿营,突然接到情报说是大约有四百左右配备精良的敌人由界头向桥头移动,师部命令我们极速返回原阵地,坚守马面关。我部随即连夜赶回阵地,指挥所深夜召开部队长军事会议,布置战斗任务。翌日拂晓,敌人发起猛烈进攻,他们的三八式步枪“卡崩”声和小钢炝的轰隆声与密集的轻重机枪声一时大作,子弹纷纷越过头顶向山后飞去,望着似一颗颗的小红星。我忘了这里是打仗,幻想着是一番天花乱坠的奇景。指挥官隆绍伯(四川丰都人,预二师上校师附)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你这位数学先生初上战场就见到这个大世面,真了不起!”接着要我下达战斗通报和决心书,通令全军坚守阵地,打到最后一个人,与阵地共存亡。指挥官阵亡了,军官队长梁中介(原枪兵营中校营长,广东人)接着指挥,梁阵亡了,军士队长张某某(原步兵营少校营长,湖南人)指挥,张阵亡了,学兵队长刘福美(上尉连长、腾冲人)指挥。同时制定约法八章,违者军法从事,在草蓬指挥所里,我在膝上奋笔疾书作战文件并下达日日命令,当时全体官兵心情振奋,斗志昂扬,无不沉着应战,决心消灭敌人,争取大的胜利,战斗进行中,我军伤员血流遍地,担架经过指挥所前面向高黎贡山后方医院运送。将近中午,战斗稍觉沉寂,我部侦知敌在停火进餐即集中火力,把轻重机枪及所有武器一齐瞄准敌阵,一声令下,顿时杀得敌军人仰马翻,晕头转向,下午一时许结束战斗,残敌向桥头狼狈进窜。我军二时打扫战场,敌伤亡二百余人,在上午紧张战斗中,指挥所即有情报获悉毙敌骑白马挂长刀的胡子指挥官一人,我军闻讯,欢呼雷动,更加强了杀敌信心,事后听到这个敌酋就是所谓“金刚”司令。当时为抗战部队做民夫现已七十一岁的界头老人曾德刚就亲自看到这个“金刚”司令被击毙,事隔四十年他讲起来还是津津有味,眉飞色舞,他说金刚司令被打死在铁匠房,马脖子死伤的敌人更多,尸首堆起来,后来被日军拖走一些。

  战斗胜利了,隆师附和我在指挥所吟诗唱和,我在一首七律中曾有“梅山奏捷棋初定,马面雄关勇倍增“之句”。

  可惜我要凭吊自己亲身参加过激烈战场这个愿望未能实现。因为天在下雨,山上雪天,路远又不通公路,领导同志说我年纪大了,劝我以后再去,我也只好从命了。

  在界头街子上还会几了四十年前老朋友熊定文,他在当年张问徳县长的抗战政府里是个精灵小鬼,年纪十八九,曾经追随抗战政府挺进和流亡,八次进出高黎贡山和怒江之间,现在已是年届花甲胡髭郁郁的老翁了。他现在大队商店里工作很积极,也向县志编委会提供了当年抗战的不少有关资料。 

回首烟云四十年  沧桑变幻已万千

日寇扫尽家稍定  戎马书生种砚田


作者:陆汗白

编辑:李卷温

审稿:伯绍海

注:这篇纪实性文学曾发表在一九八二年第二期《腾冲文化》,作者陆汗白,已故。云南腾冲人,退休教师、原腾冲县政协委员,县志委编委、当年参加国军预二师在腾冲一带抗击日寇,并亲自参加过一九四二年的保卫战略要地马面关战役,文章中详细叙述过了这次战役的经过及一些历史背景。

   文中提到的指挥官隆绍伯,四川丰都人,黄埔军校第七期毕业,八年抗战均在抗日前线,经历了多次大小战斗,马面关战役是他指挥的其中一次,抗战胜利前夕任七十一军(陈明仁部)第88师师参谋长。


【打印正文】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没有了